冷天氣的確很容易引發一些感觸.

剛剛企圖整理一堆檔案時,

突然發現出國前去政大演講的照片.

頓時間, 趕稿的事實又浮現腦海裡.

其實已經處於逃避狀態很久了.

眼看, 2007年也只不過剩下不到一個月了.

出版社的柔性催稿email也不是沒收到.

但偏偏, 我還是只能演輕鬆裝沒事.

'上帝的黑名單' 韓文版目前在韓國剛出版勒.

是個多麼令我感到驕傲的事阿.

然而, 在自豪的同時, 害怕的感覺卻也隱隱作祟...



長久以來看過也聽過許多讀者的感想

鼓勵跟肯定的聲音, 是我非常珍惜也感動的.

批判跟懷疑的反應, 也是我繼續努力的動力.

每當自己想到下一本上帝的黑名單何時問世時,

內心深處卻又會發出許多疑問.

我捫心自問, 到底該用什麼角度才可寫好下一本呢?

我從來就沒有想要製造任何 '恐怖小說' 熱潮, 因為它本來就不是一本 '小說'. 

然而, 許多人把它拿來當成 '恐怖小說' 來傳閱卻也是事實.

喜歡的人會說: 真的好血腥, 好刺激, 看完血脈噴張, 精神緊繃, 還有插圖作輔助. 不過真希望是用真圖而不是用畫的...

不認同的人會說:  寫的太祥細, 太寫實, 看完心情不好, 會有被害妄想症的感覺, 心態不正常的看完說不定會更不正常...

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 兩種說法其實對我來說卻都一樣的尷尬.

當時受到政大邀請演講時也有許多學生提出的問題反映出類似這樣的疑惑.

 對我來說, 那正好也是讓我可以針對這些疑惑做許多回應的好機會.

老實說, 讀者的好壞反應, 都不及我自己對自己的懷疑來的嚴重.

記得, 當初跟方文山老大討論書的內容時, 許多問題早已被我預知了.

血腥的程度. 插圖的用意. 分析的深度. 解說的比例. 傳達的涵義. 寫作的專業. 排版的特色.

這全部都是我當初就考慮到的.

然而, 即便早考慮到, 即便早有心理準備, 來時卻還是會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我知道我無法去對每個讀者的感觸做回應, 我也無法去對每個讀者的質疑一一做解釋.

我無法跟每個鼓勵我的人說: 你知道你的一個鼓勵對我來說是多大的感動, 多大的溫暖, 多大讓我繼續努力下去的動力嗎?

我也無法跟每個質疑我的人說: 你知道我也多希望我的寫作能力能更合格有水準, 內容更專業, 不會讓你覺得'藝人'寫的書就是不值得看, 更希望這不是一本讓你讀完後沒有正面收穫的書嗎?...

我多希望真的可以這樣說阿.

第一本上帝的黑名單對我來說就像一種 '卸妝後的心情'.

當時的我不知道這樣的自己, 這樣的題材, 這樣的形象, 這樣的呈現, 被接受的程度到底有多少?

我很遺憾自己不是個真正的心理學家, 這樣上節目討論相關話題時, 至少還不會被觀眾質疑專業性.

我也很希望自己的寫作能力能夠更進步, 更像個真正的作家而不只是一個 '假裝有文學氣息的藝人'.

我一直都知道第一本的好成績代表著更多的高期待.

所以下一本上帝的黑名單才更是我真正對自己交代的作品.

第一本原本就想擺的許多內容, 第二本才有可能可以成就.

我不敢面對的並不是外面質疑或批品的聲音, 而是我自己對期待自己進步的聲音.

有太多想要整理, 想要分享地東西是我必須規劃好或要捨棄的.

這個步驟才是我最害怕碰觸的, 更是引發我不敢面對現實的主因.

我知道自己終究會寫出來的, 但現在的我到底打算還要躲避多久?

尤其是在這種冷颼颼的天氣.

12月的心情, 真令人焦慮阿.

 





 

princess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