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病又犯了.

終於忍不住, 跑了一趟急診室.

昨晚痛的我頭昏眼花的.

連今天電台我也故不了, 滿腦只想著 '天ㄚ, 那天殺的疼痛又來了...'

這一陣子以來心裡最不敢面對的就是深怕 '它' 又回來了.

去年同一時間, 也是每天照三餐跑醫院.

都是因為 '它' 很頑固.

要好不好的, 整整搞了我大半年.

搞到最後, 什麼都沒搞好, 我那忍功倒是進步了許多.

要不是那天殺的疼痛快要人命, 我應該還是會認命的閉嘴幹活吧.


眼睜睜看著大家忙著過端午, 休息的休息, 放假的放假, 打烊的打烊.

而我, 也只能呆呆的望著急診室招牌寫著--- 尚有 116人--- 然後繼續呆下去.

真是天殺的讚.


整晚全身輕飄飄的. 有點自然high的錯覺.

眼前總是一層矇矓美. 原來連相機也會被我傳染阿.

半聾的感覺很奇妙. 整個人會像在 '清醒卻瀕臨失衡' 的狀態下做每件事, 看每個人, 說每句話.

不僅是考驗耐性, 還要考驗感官的敏銳度.

急診室醫師對我說的話, 一部分是聽到片段的關鍵字, 其餘的我都是看肢體語言才領悟到的.

結果還是一樣. 

' 中耳炎'

不管問多少次, 醫生還是回答 '看來就是中耳炎'.

可悲的是, 這次我竟然一點都不驚訝.

可能是因為過去這一年中, 它本來就沒有徹底離開我過.

已經習慣它的存在, 甚至已經接受它愛巴著我的事實.

但這一次, 我連怕痛的精神都沒有了.

原來我也有種說出: "若是開刀能治好, 就開吧. " 這種話.

真Manㄚ我.

好吧. 男子漢大丈夫. 沒在怕的.

我只希望, 下次我穿很醜像鬼一樣的漂到醫院時, 掛號人員不要把我名字叫那麼大聲.

雖然我半聾, 但我還是看的到其他人投出異樣的眼光.  真是天殺的尷尬阿.

早知道出道前就該先取藝名的. Dammi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incessruby 的頭像
princessruby

盧比公主的比盧境界

princess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