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整整搞了一年多. 

一年多耶. 有夠折騰的. 

看了無數個'疑似'可以救我的人們,

請教過無數'專業人士'的意見.

花了過多天殺的寶貴時間.

結果一切的一切,

都不及他一次的細心問診.

- 是我右耳的天使.  是我右耳的救星. 更是我右耳的英雄.~!!!

早就想要讓盧媽,盧爸,還有所有關心我的你/妳看看了,

到底是誰終於把我的右耳救了回來?

就是他---!!!   榮總耳鼻喉科主任--- 蕭主任~!   就是他啦


>首先感謝蕭姊熱心的牽線, 

我才得以找到擁有真正專業儀器, 

還能提共有效解決方案的大醫院,

然後直接找到這位從痛苦的深淵中解救我的耳疾殺手---蕭主任~!


過去一年多, 我的右耳一直沒有安份過.

曾經痛苦到無奈, 恐懼到憤怒, 後來忍受到放棄, 最後還欺騙自己說: 習慣就好. 畢竟這是命.

每隔一兩個月, 耳朵就會發作. 

期間練究的竟然是無比的'忍功'---也就是- 如何在強烈的疼痛下繼續演'快樂的主持人'.

還好錄音室是沒有攝影機的. 要嚇人也只會嚇到站旁邊企製人員.

不然, 主持講話到一半, 整個右半邊臉還會因為突然的劇痛, 而無意識的頓時'抽動','扭曲'. 

若是讓大家看到,啟不嚇死一攤子人?!


話說, 端午節跑急診室一事, 我整個人有難過到.

那兩週又悄悄回復到當初每天跑醫院看診的日子.

為了能制止耳魔再作怪, 一度一週內還試過連跑五家不同醫院診所求助.

記得其中一位很不錯的醫師建議我去大醫院做'斷層'.

在給予我建議的同時, 這位醫生還說了一段話:

"盧小姐. 我建議你還是去大醫院做詳細的斷層比較好,

有幾家醫院的誰誰誰可以找. 做了斷層後可有助大家清楚的找出治不好的原因.

不過你不用擔心啦. 妳看像這某某醫院的x醫師多年來看過這麼多案例, 

也'只'遇過'可能'兩三次狀況是'惡性'的. 

當然另外像也曾有過一位小姐, 耳朵一直莫名的治不好. 搞了好久, 後來透過斷層才清楚的辨識病情,

結果, 治了兩次, 她還是走了"

我整個傻眼.  我沒聽錯吧.  .

我只管瞪大眼睛, 一臉錯愕的看著一旁演輕鬆的醫師.

"那那那....那位小姐是有什麼症狀呢?"

"喔, 就跟你很像阿. 就是一直莫名的治不好." 然後這時他才終於意識到我驚恐的表情.

最後才立刻表明說: 
"喔, 不過你不用自己嚇自己啦. 所以才要做斷層確認阿."

到底是誰再嚇誰勒.

當天回家的路走的可真沉重阿.



第一次遇到蕭主任, 我就立刻有超窩心的感覺.

不愧是主任. 從問診到看診, 清理到上藥. 每個步驟他都小心翼翼, 很確切又徹底的一邊診斷一邊解說.

被耳疾搞了這麼久, 透過他們專業的透視鏡我才首次真正看到右耳內精采的'內幕'.

我只能說: 整個 '泡沫化' 了. 

最後蕭主任還忍不住給了我一句:
"想必妳一定真會忍痛, 嚴重成這樣其實會痛死人的"

我記得當時我只能默默的點頭.  心想終於有人了解我忍受的苦了. 一切都直得了.....



經過蕭主任第一次的看診回家後, 我的右耳首次沒再繼續演叛逆. 反而乖乖的平靜了..

接下來的三週回診, 每週每週明顯透過透視鏡觀察到病菌被控制的模樣, 

這一切也都在在顯示蕭醫師的專業和效率!.

最後, 終於在第四周時, 蕭醫師瀟灑的對我宣布:
"好啦! 下週就不用再回診啦!因為----元完全好啦!

當時要不是因為四周有很多病患在等候看診, 不然我還真想立刻抱住蕭醫師, 表達我內心的感激呢.....


我右耳的英雄----名符其實的 '耳菌的連續殺人魔'---- 

蕭主任:
黴菌被你殺的好哇!
 
感謝你讓我不用成為 '少數病情惡性發展' '的恐怖病例之ㄧ!

I Seriously Love U For This.  

We ALL LOVE U FOR THIS. 

Mu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incessruby 的頭像
princessruby

盧比公主的比盧境界

princess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