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比的左耳說: 歐~ 親愛的右耳寶貝~~ 妳何時才可以回到我身邊, 與我一起繼續享受生活中所有的美妙聲效??

                                  盧比的右耳說: (啥都聽不到, 還自己邊哼歌...) ..........................咦? 那咿咿聲是啥阿? 有蚊子嗎?....
 

唉...   最近我深深的驗證了--  越害怕會發生的事情, 就越會發生-- 這種說法.

三個禮拜了.  失去右耳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原本以為只是嚴重的外耳道發炎,  結果, 竟然還是, 中耳炎外加耳膜破裂...

有種很無力的氣憤在心中.  過去兩週我每天勤跑的那家很出名的診所--- 到底在幹麻??

嚴重的疼痛,  使我昨晚根本無法入睡.  就連今天早上'春光秀'的時候,  我幾乎數度很想大哭...

那種刺痛,  一陣一陣的.  痛到我的整邊右臉會經常做反射性的抽動.

平常很會ㄍ一ㄥ的我,  今天終於忍無可忍了. 

見到蕭姊和玉玲姊時, 我根本就是一個"管他三七二十一, (為什麼會有這種形容詞阿?) 馬上大哭給妳們看" 的狀況...

" 真~的好~~痛喔~~~~一直不斷的抽痛....吼~~~~嗚嗚嗚....."

想要逗我笑的玉玲姊還說: 喔~~就是你右耳快要生了的那種抽痛....

真的是一種很痛苦.

下午時玉玲姊陪著我, 依照先前掛號的時間,  終於來到了大醫院.

等了快三個小時, 得到的結論就是--  我的耳膜破裂,  就是一個中耳炎.

我腦中馬上閃過許多充滿暴力的畫面,  因為這答案代表我前兩個禮拜, 一直都是一個白痴.

外耳道發炎個鬼勒. 

我吃力的聽著醫生解說狀況.  我只聽到幾個重點: 急性或慢性中耳炎 ;  耳膜破裂 ;  開刀...

天阿~!  開刀.

最近到底得罪了誰,  必須要這樣逞罰我阿?

我開始盧了. 我說: 一定要開刀嗎?

有點為難的醫生說: 恩... 中耳炎的確是要開刀的.  妳先去照X光片後才能斷定是慢性還是急性......不然你先吃我開的藥, 和點耳藥, 下禮拜複診才能決定是否要開...

 

連續幾週的無間斷病痛,  此時,  原先想要充滿活力, 努力去衝刺的我-- 有種熱情被澆熄的感覺.

是在考驗我的耐性嗎?

還是說-- 想成大事的人都必須忍受這種一低潮就低到底的過程?...

回來後, 我反省了許多.

有許多話, 我終於決定要說了.

歐~~~  我的右耳阿!!   現在的我,  終於後悔當初沒有對妳好, 沒有忍一下, 讓妳髒一點!  我悔恨自己何必要搞到現在這種下場!  這樣讓彼此都痛苦值得嗎?

難道,  我們都沒有可以緩衝的餘地了嗎?  我們自己好好解決就好, 不要真的拿出刀啊針的好嗎?

I promise!  我以後不會再愛有事沒事就亂動妳了!  我只要妳回來~~ 好嗎?

沒有妳之後,  環繞聲效不見了, 看電影聽音樂的樂趣也沒了...

我真的不想再繼續假裝自己在準備錄音對Key!  

事實上, 沒有妳, 就算唱歌--音也準不到哪裡...

讓我們好好利用7天的時間, 找回屬於我們的快樂好嗎?

歐~~ 我親愛的右耳阿! 不要讓我變成聾一邊的DJ!  請妳努力找回自己的力量吧! 我會等著妳的...

在妳回來之前, 請妳放心, 我會警告所有人的:

跟我說話請大聲一點! 因為--我最親愛的右耳---還在奮鬥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incessruby 的頭像
princessruby

盧比公主的比盧境界

princessru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